《二婚女总裁》第一章:离婚现场(一)
已是第一章

第一章:离婚现场(一)

发布时间:2019-04-08 18:59:58      字数:10439字

今天对于钟离雪夕来说恐怕是她这25年来最是苦难的一年,即使当初和宋家明的婚事父亲不同意,她也没觉得是多大的问题,可是今天她却遭受了双重重压。

忠孝自是两难全这钟离雪夕早是知道的,她也没想过自己的婚姻会走到今天这步。她始终还是坚信着爱情,毕竟大学分手季那么让人心碎的时节,她和宋家明也走过来了,即使婚事受到了父亲的阻挠,可是他们还是坚持走到了最后,并且还领证结婚。

这所有的一切虽然一路走来并不是很容易,可是他们始终相守真诚以待,这所有的一切直到此刻仍被她所珍视着。可是今天此刻,她是万分的焦急,她希望他可以站出来陪她一起面对,可是她又希望他可以告诉她一切都是没有的事情,他是爱她的,并没有做过那些事情。

媒体记者就在外面,已经不容再有所推迟,她今天必须结束这些事情,保证公司的声誉以及给自己的父亲钟离旬阳一个合理的交代。这是双重的责任,对自己的公司,同时也是对自己的婚姻。

可是离婚并不是一个人的事情,要是离婚能够一个人完成,那多少婚姻早已在无声无息中被掩埋掉啦,民政局每天估计工作量也会被加倍的。

这已经是钟离雪夕第108次踩着高跟鞋在大厅里来回踱步了,她现在真的希望宋家明能够出现,不管为了什么,可是那个一起步入婚姻殿堂的男人到现在都在玩失踪,这让她一个人怎么面对这袭来的一切,即使是钟离氏集团的现任总裁的她,现在也是急需这个男人的出现。

此刻的她热切地期盼着,可是手中紧握的手机却在无声中告诉了她结果。而她现在必须独自面对这一切,并处理好这一切,保证明天的各大媒体不会有多余的话题,保证董事局的各位不会有多余的饭后茶资,保证自己从小敬仰的父亲能够满意这个处理结果。

盯着手表她知道现在必须找到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来处理好这所有的事情。在踱步的偶然间映入眼眸的这个身着休闲服带着太阳镜闲逛的男人,恰巧可以来走个过场。

“打扰一下,可不可以耽误你一个小时啊,真的是很需要你的帮忙!”只能找他了,还好能够找到一个跟宋家明差不多相似的,不然今天就真的死定了。

话语间,钟离雪夕已经将这个男人拉到了化妆间,这已经是她最后的希望了,目前已经不能期待宋家明能够出现了。

化妆师已经开始各种修饰了,不过这个男的并没有太多的挣扎,或者可以说是如小绵羊一般乖乖的配合。不过此刻这个男人到希望钟离雪夕能够给他一个解释,可是又看看这身装扮莫非这是订婚现场,新郎逃婚啦?

因为钟离雪夕一直不出现,找人找到在化妆间晓妍看着正被化妆师掌控的男人不住的惊呼道:“我的大小姐啊,这个不是宋家明啊,你这就想混过那些外面媒体的火眼金睛啊?”

看着瞪大眼睛的晓妍,钟离雪夕赶忙把她拉到一旁,解释道:“你还能以为我真的能够等来宋家明啊,我是已经看不到希望了,这个是以目前条件而言,最妥善的处理方法了。”

“啊?宋家明人呢?这离婚呢,他人跑哪啦?”带着满脸的疑惑,晓妍问道。

“我也不知道,今天早上我就没看到他人了,根本连他的鬼影我都看不到。我也是没办法了,才找了个能够在侧面跟宋家明相似的人顶上,这也是权宜之计啊!”现在的钟离雪夕也满是无奈,望着晓妍纠结的解释道。

“好吧好吧,反正这宋家明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起这么多年了,你竟然能受的了他,这是我一直好奇的地方,赶紧结束这事,然后我们大小姐准备新的开始。”

反正这宋家明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在就不在吧,他这不来也许更能让雪夕死心。这男的大学的时候她晓妍就不喜欢,她始终不理解这男的哪里好了,好到让雪夕就这么爱他。一旁安慰着晓妍不断地想着,这样结束也好。

这时候差不多被修饰好的今天的男主角已经换好衣服坐在一旁,听到这些解释,此时的男子稍稍的抽搐了一下。

“原来这是离婚典礼啊,还是搞得如此庄重的离婚典礼啊,坑啊,我这般年华,婚都没结就这么开始离婚了”不过这些都是男子在心里的思忖,只是脸上却显现了他的惊讶与抽搐。

“话说,这男的你是在哪找到的,据我所知,我们认识的人里没有这枚帅哥啊?”晓妍发现了男子的抽搐,不过她倒是觉得很在清理之中。

“恩,我也不认识,刚在会场期盼宋家明能够来时,不小心就看到的,觉得还是能够掩饰过去的,是吧,我的大助理。”

雪夕倒是很自然的说出了前因后果,不过这边的晓妍倒是有些无语了,感情这是偶然为之,无力为之啊。这男的是有多么不幸啊,竟然回来代替宋家明这混蛋,不过还是要感谢这位见义勇为的帅哥,他确实救了今天的场危机。

“这位可是比那个宋家明帅多了,并且也不会临场逃脱,今天之后,你可要好好感谢这帅哥。”晓妍此刻倒是很是感谢这位救场的倒霉蛋。

“恩,这是一定的。”确实要好好谢谢这男的,要不是他今天真的是要死的节奏啊,雪夕这倒是十分认同晓妍。

“赶紧结束这一切,这样您家老爷子的心病也就消了,这病估计也好的快了。”想着因为此事住院的雪夕父亲。晓妍倒是觉得不管怎样结束这一切,是目前最要紧的事情。

“哦,对了,这位帅哥,今天是我们家雪夕的离婚典礼,这男方呢,临阵跑了,所以您来救场我们感激不尽,一会就麻烦您多多配合了。”作为总裁助理,晓妍觉得这些小事还是需要做的,这是她的职责更是身为一个闺蜜应尽的义务。

“没什么,我也不是多事的人,反正走个过场,不会多什么也不会少什么,不用担心的,该怎么做我大概还是知道的。”男子大概是了解怎么回事啦,不过这只是男子单方面从此次钟离雪夕和晓妍的谈话中联想到的。

“那就麻烦你了,真是抱歉,我们该走了,到时候我来应付外面的媒体,明天见报不会让人知道是你的,这样也不会影响你以后的生活。”

钟离雪夕倒是很感谢男子的配合,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挽着他走向会场,等待他们的将是一场郑重的以及严肃的离婚典礼。

“总相忘,难料世事无常,道一声无缘,却也有三千白发。情难断,意难洗,铅华已尽,怎奈沧海桑田。道白首,终不过南山一梦。”

钟离雪夕觉得这首词绝对符合此时自己的心情,也只有这首词能让她找到些许的安慰。她很理解身旁男人刚才嘴角的抽搐,她也觉得很是荒唐,只不过这所有的一切都是父亲的要求。

作为总裁助理的晓妍紧随在钟离雪夕身后走到会场,她知道等待雪夕的这一切虽然痛苦,不过此刻的结束更是最好的解脱。

离婚现场(二)

V市并不是所谓的温柔乡,而是商场巨子的厮杀场。这是个肮脏的充满着宴会和利益争斗的商业战场,是个计划赶不上变化快的城市。在这里,只要你有头脑有胆略,你都可以放手一搏,功成名就与皑皑白骨不过是瞬息之间的事情。这里没有时代的沧桑感却有着它独有的另类特色。

各大媒体记者早已经守候在会场,对于他们来说在V市这个繁荣的商业战争四处起伏凌乱的城市,首屈一指的钟离氏集团的总裁离婚,这一劲爆的新闻怎么能够错过呢?并且见报见人还是钟离氏集团董事也就是钟离雪夕父亲暗中要求的。

各媒体小道消息都早传钟离雪夕父亲钟离旬阳早前对于女儿的婚姻并不满意,或者说压根就不同意这女婿。不过最后的妥协也是因为爱女心切,而此次的离婚已经钟离旬阳的暗箱操作,这前后的所有倒是让各路人马十分在意,今在此都是为了能够第一手从当事人口中得到消息。

“很高兴各位朋友及媒体朋友能够赏脸到场,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开心事,毕竟这是离婚典礼,各位朋友你们说是吧!”

对于这类情况,晓妍是第一次遇到,不过身为总裁助理她还是能够应付的。毕竟,大学毕业都这么多年了,早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小姑娘了,毕竟这可是在V市,生存法则上是不允许你永远长不大的。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世间万物分分合合,也是自然常理。俗语有云:’好聚好散,自乐乐,与天齐’,今天我们钟离氏总裁钟离雪夕的离婚典礼很高兴大家能够见证。”晓妍就这么道着开场白,意思也够简明,反正到场的众位也都理解知道。

不得不说晓妍这一篇说辞倒还真是够可以的,说的也够撑得住场面,看来大家都在成长了,自己也从当初到现在,确实都在改变,连心都在变了。

“一段感情来之不易,相守即使缘分。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可是,缘来缘去都有尽头,好聚好散证了缘分。”

这词说的晓妍都觉得这段婚姻当初很是美满啦,可是真实的情况,晓妍可不这么想,这么说还不都是为了雪夕,为了公司,为了大局着想。

“婚姻走到了尽头,证明二位的修行还是不够。前世缘分今生续,今生还完了前世的情分,今生各自解脱,当然我们还是祝福二位能够在以后的生活中找到各自的幸福。”

终于说到了重点上了,晓妍觉得公司一定要给自己加钱啊,这总裁助理都干起了司仪的事情啦。

“接下来请二位放回婚戒,当然很荣幸有这么多人的见证,再次表示感谢。”

恩,差不多终于快结束了,还好宋家明这混蛋没有把婚戒带走,不然哪来的归还婚戒啊,明显就是做死的节奏啊。晓妍已经在心里问候了宋家明的各位先人。

还好不是要很久,现在的钟离雪夕觉得终于走到了这一步,虽然对面的这个男人并不是他宋家明,不过这也象征着结束,毕竟明天所有人都会知道她钟离雪夕和宋家明的婚姻真的是走到了尽头。

双方将婚戒放回,中间并未有太多的眼神交流,一切也是那么的自然,没有太多的让人诟病的动作。仿佛这二人的缘尽缘散,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

“好了,二位旧人结束了这段情,但是我们仍然祝福二位以后美满幸福。同样,再次感谢各位来宾的到场见证。”

终于弄完这一切之后,晓妍觉得自己其实也蛮适合做司仪的,唉,看来自己真的是万能的。不过,希望这一切真的就这么过去,就此揭过,永不翻开。

媒体的拍照记录全程问候都是不间歇的,谁也不想错过什么,毕竟明天的头条肯定就是这个啦,现在就看哪家能得到一些独家专访,或者在这其中有什么很不错的发现。所以,360度无死角的跟踪报道,是必须要的。

不过,明天见版面的内容肯定是要经过钟离氏的钟离旬阳的,可是要让他拿多少钱压下一些不上版面的东西,这可是今天在场媒体努力的方向。

这离婚典礼也基本上都快结束了,全程只有这总裁助理在说,不过,不用说这都是已经安排好的。至于会不会有媒体记者提问,这就是一些突发情况了。

现在一切还都是在钟离氏的步调在走,并且也并没有什么让人拿来炒的话题。同样这离婚典礼也差不多已经完成了。

“对于各位的到场再次表示感谢,今天大家也都忙了一天了,我们这也准备了茶水,请大家慢慢消遣。”

晓妍觉得也差不多了,该安排今天的两位主角退场了,不然到时候真的露馅那就是有再大的权势也压不下去的。

听到晓妍说完这句,钟离雪夕感觉自己全身的重压明显少了许多,终于结束了。

“很感谢各位朋友的到场,也请各位同样多多支持我们钟离氏集团的业务,再次表示感谢。”说完这些,钟离雪夕就和所谓的“宋家明”离开了,到了后场。

会场的各位来宾都知道今天是钟离氏大小姐同样也是钟离氏总裁的离婚典礼,虽然一切看似自然,可是他们也都明白,这其中定然有什么突发事件,不然为什么在这档口就离婚了呢。可是到底是什么原因,他们也无从的得知。毕竟对于这些事情,钟离氏一向做的是滴水不漏的。

不过,这倒也不是他们所关心的,他们真正关心的是钟离氏的业务拓展以及合作意向。这也是他们此番前来的主要目的。

这大小姐自从任职以来,倒是很有手段,并且做事跟她家的老爷子钟离旬阳过之无不及。所以,合作意向等他们倒是十分看重的,这年头资历已没有多少用,眼界才是更关键的。

到了后场的钟离雪夕赶紧安排晓妍让人帮男子打理,自己在这边也开始换装,不过这都是造型师的事情,她现在要忙着打电话通知医院那边。

“爸爸,已经处理完了,您老人家的身体现在怎么样了?”其实,宋家明跟自己的父亲,钟离雪夕还是更关心自己的父亲,血浓于水,这是亲情。

“还好,爸爸这个决定希望你不要生气,毕竟这也是目前最稳妥的方法了,我的病不要紧,你照看好自己小夕。”

对于女儿今天的配合,钟离旬阳倒是十分满意。毕竟,感情这些事,他也是懂得。他爱自己的女儿,他不希望她受到伤害,可是既然伤害已经到来,他就要把伤害降到最低。

挂完女儿这边的电话,钟离旬阳并没有闲着,这离婚典礼他也是全程跟踪的,管家这那边也是全程跟录的。

“老婆,接我出院,事情都差不多结束了。”挂完电话合上平板电脑,钟离旬阳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浅笑。

“明天见报不会被人发现这宋家明是假的吧?”这边的晓妍还是有些顾虑。

“没事的,都安排好了,第二天的报道也只是会有男方的侧脸,所以不用担心的。”这点钟离雪夕倒是十分肯定的,毕竟这是在V市,毕竟这是钟离氏。

今天两人的配合倒是十分和谐,看着结束的典礼,雪夕彻底松了一口气,紧张与慌忙的一天让她已经忘却了伤痛,他很感谢身边这个陌生男人的乖乖配合。

再次回到后台,准备道谢的钟离雪夕却找不到那个陌生男子。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晓妍知道雪夕是在找那个男子。

“没关系,只要他在V市,总有机会见到的。”闭上双眼,细细品味着手里的红酒。

“查一下今天的这个男子,有些事情还是知道清楚的好。”虽然很是感谢,不过钟离雪夕觉得这还是很有必要的。

背叛钟离氏集团总部位于V市中心地带,在高楼耸立中,你可以清晰的辨到它的存在。33层以上属于高层办公区,一早钟离雪夕便乘着自己专属电梯到达办公室。

办公室里,钟离雪夕端着早上晓妍送来的麦斯威尔咖啡,望着窗外的景色,咖啡的苦涩她是能够闻到的,并且她知道今天晓妍今天加了量,更凸显了这份苦涩。

看着窗外的景色,依旧如昔,高楼不断的在建,项目拓展比比皆是。站在这最高处,此刻更觉高处不胜寒,或者可是说是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就是这个感觉吧。当然她也知道站的越是高,需要承担的责任也就越大。

“你要是打算往下跳的话,记得提前告诉我一声,我先下去查查地形。”抱着一大摞行程资料的晓妍推进门。

“今天的咖啡确实苦了,你这是存心戏弄我的吗?”钟离雪夕并没理会晓妍的打趣,另类幽默的回应着晓妍。

“我这是让你打起精神,难道大小姐您老还不知道吗?现在外面都是您老的新闻,恩,瞧瞧,您还是依然的光彩照人。”

晓妍拿着桌上的报纸,确实现在外面都在议论这事,早上到公司就开始了,到现在还没有个停歇。

“宋家明还没有来上班?”钟离雪夕当然知道所有人的议论,昨天的一系列行动早已预示着今天的结果,不过,她已经习以为常了,并且她也不屑去照顾那些异样的眼光。

“没有,应该是被黑手党或者什么邪恶组织给五马分尸了吧!对了,昨天救场的那位老好人,查不到他的信息,很奇怪吧!”

这宋家明真的死掉是最好的,想起他那双桃花眼她就想一脚踹死他。不过,晓妍还真是奇怪以钟离氏集团的情报网竟查不到昨天那个男子的资料,这也太奇怪了吧。

“他手上的企划案赵辰找合适的人先顶上,不能因为他玩失踪他手里的案子就此废掉,这世界少了谁照样运作。那个男人先放着,有缘自会再见。”

查不到那个男子资料,钟离雪夕倒没什么奇怪的。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总有什么是她们钟离氏所触及不到的。

“老爷子已经出院,你不去瞧瞧他吗?这事我觉得老爷子做的没错,毕竟他宋家明确实做了那事,是谁也袒护不了的,老爷子这么做也是为了保护你在公司的地位。”

虽然那些媒体都是钟离旬阳暗中安排的,不过这宋家明的背叛确实是事实。离婚不光是为了撇清关系,更是为了维护雪夕在公司的地位。虽然那件事对外并没有具体的公开,不过世间哪有不透风的墙,那事大白天下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这事我知道,今晚要回主宅,你去买一些补气养血的补品带着,拿我的卡,顺便给你自己也买一些养颜的补品,最好能把你这嘴给补上,省的总是那么多唠叨。”

对于晓妍的叮嘱,钟离雪夕倒是十分晓得的。这次的离婚让父亲心头的一块石头终于卸下,这也是他病能够这么快康复的主要原因吧。

就像母亲说的父亲策划那场离婚典礼就是为了让所有人都知道她和宋家明撇清了关系,这是在保护她。不过,母亲只说对了一半,终究还是父亲达到了最终的目的,她和宋家明最终还是没有携手白头到老。

想起这些钟离雪夕的心头隐隐犯痛,她终究还是不肯相信宋家明会做出那些事,会真的出卖公司。

自从大学恋爱起,钟离旬阳就不赞同他们两个在一起,在钟离旬阳认为自己的女儿是不需要倒追别人的,即使这个人是自己女儿的救命恩人。救了他的女儿,感谢自是不必说的。可是女儿的倒追让他十分的不高兴,并且这宋家明处处透漏着一股邪气,这都是他十分不喜欢的。

可是钟离雪夕却觉得宋家明就是她的真爱,是她今生的唯一。虽然从小的教育以及生活的环境,都让雪夕明白她和宋家明的未来将会很是坎坷,不过她始终坚信着这份爱。并且她也相信能够劝服自己的父亲,得到他们的祝福。

可是父亲并不喜欢宋家明,或者可以说是讨厌,他们的婚事父亲也是百般的不同意或者可是说是百般阻挠。最后父亲的妥协也是因为爱这个女儿,可是婚后父亲并没有改变对宋家明的看法。不管是宋家明进公司还是其他的地方,父亲总是在不停的找宋家明的错误。

之前,宋家明虽然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错误,不过那都是可以忽略的。但是,这次宋家明被人举报泄露公司新开发的技术资料给一直以来的竞争公司,这是钟离雪夕始终不愿意相信的。

可是这项技术涉及了很大的利益,父亲也没必要下那么大的赌注。但是,对于宋家明自己还是很相信的。深爱的丈夫与自己最尊敬的父亲,她真的不知道该站在哪一边,不希望双方收到伤害。可是,这毕竟是现实,也是事实,举报信及证据都清楚的证明一切都是宋家明做的,这些都让她不得不信。

钟离雪夕任职总裁以来,这一路走的并没有那么顺利,若不是自己并不是个花瓶摆设,很有可能早就成为了董事局中谁的傀儡。作为领导者,该有的手段当然也是有的,可是对于宋家明自己还是下不去手。

并且对于这些证据,钟离雪夕还是有些怀疑的。这期间宋家明也从未对这些解释过,并且他们之间也因为这个很明显的有了很大的隔阂。

在自己再次向父亲表示怀疑的时候,父亲的一句“他就是你养的小白脸,还是会咬人的。他会做这事绝不是偶然,你不要被他迷了心窍,这么久了,该醒了。我是你的父亲,我还会害了你不成!”

宋家明的努力以及他们之间的爱恋父亲并不放在眼里,这是钟离雪夕所不能容忍的,一直以来她都希望父亲可以理解他们之间的爱情,可以给与祝福。

“若真是他做的,也是被你们逼的,他也有自己理想抱负,您就不能尊重一下他吗?”

听到自己女儿的这番话,钟离旬阳也是怒了,恨自己的女儿关键时刻不开窍。“我只尊重有能力的人,他要真有本事,就不要一直以来抱你大腿,自己干出一番事业让我瞧瞧!”

这谈话也在争吵愤怒中结束,可是在不久之后,迎来了矛盾的彻底爆发。几天之后,下班回到家,家里并没有人,有的只是一张签好字的离婚协议。当时钟离雪夕便笃定这一切都是父亲在搞的鬼,目的就是拆散他们。

拿起离婚协议书,她便开车去找父亲理论,可是钟离旬阳并不承认。并大骂到:“我要让他从你世界消失,办法多的是,还不屑于逼他离婚。你自己好好想想,从出事到现在他宋家明给你解释没,他正面面对过你没?”

“是啊,你权大势大,要让一个人消失办法多的是,现在好了,不老您动手,他已经被您逼的走投无路了,我跟他在没可能了,这下您满意了吧!”

听着钟离雪夕的嘶喊,他很是痛心自己女儿。那宋家明有什么好的,这么值得她来吵闹,瞬间倒地不醒。

看着倒下去的父亲,钟离雪夕慌乱了。赶忙喊上管家,叫来医生,喊了救护车,一行人马上赶往医院,幸好及时,父亲并无什么大碍。可是钟离雪夕并不敢再让自己父亲生气了,同时也同意父亲关于离婚典礼的事情。

这期间也打通过宋家明的电话,就是通知了关于离婚典礼的事情,可是没想到被他放了鸽子,想必他现在是恨急了自己吧。

第四章是你?

看着这般沉思落魄无神的钟离雪夕,晓妍只剩下心疼叹息了。现在离婚典礼已经结束,所以很有必要让雪夕开始新的生活。当然首先就是要改变她的心情,这样吗,当然是出去放松啦!

“我的大小姐,今天下午没什么重要,您老人家在昨天翻过去了一页。新的一页也开始展现在我们面前,为了挣更多的money,so我们今天下午去放松一下吧!恩,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我现在重新排一下您老人家行程,现在大小姐你先忙着,我去准备!”

不给钟离雪夕拒绝的机会,晓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秒杀的安排好了一切。不过,想想确实现在自己确实没什么心情了,虽然眼前这一切都解决了,可是等待她的还有很大的麻烦。

宋家明的消失,以及新技术开发案的弥补措施,这些都是要再去考虑准备的。并且公司对于宋家明因为泄露而造成的损失,也肯定会予以追究的。虽然是举报,可是一切都是证据确凿。所以这是接下来要进行实施的,不然董事局那帮家伙又要闹腾。

用什么设计来填补新技术开发案的漏洞也是需要考虑的,并且接下来的一个技术开发案将很难进行。越想钟离雪夕就越觉得脑子已经不是自己的,技术开发案倒是容易解决,关键还是宋家明。

虽然鲁迅先生说过“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可是,勇士也是需要充足的精力以及决心毅力来解决事情的。所以,现在的自己看来真的是要出去放松一下,这样才能有战斗力面对接下来的苦难。

晓妍再次推开办公室的门,已经是十一点多的时候了。送来了赵辰关于原宋家明所属部分工作的重新划分安排,顺便又一杯沁人心脾的红茶奉上,心底还不住的心疼自己的好友。

“这是新的划分表,今晚的礼品已经送到,这红茶很是不错,很适合现在的你。话说,你还摆着他的照片干吗呢?物是人非了都,或者姑奶奶你的办公室也来个大改动。恩,这些都交给我这个十好助理来打理,您就放心吧!”

推门放材料看到桌上还放着大学时代宋家明和雪夕的照片,晓妍觉得应该彻底的断掉。并且这以蓝色为主调的办公室并不是雪夕的风格,她知道这是雪夕上任之后,凭借宋家明的爱好设计的。睹物思人,这是绝对不能的,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让雪夕彻底忘掉那个男人。

“恩,也行,尽快换好。”钟离雪夕望着这些以前的回忆,确实是时候舍弃啦。

“对了,今天中午我们吃完饭之后就去哦,当当!!当!当!这是你的会员卡,这可是我大出血的哦,心疼一下我的钱,一定要去的撒!”晓妍拿出上午外出采办办好的贵宾卡。

“出的是我的血,切,不过回去的,话说这健身俱乐部有说的那么好吗?”看着手里的贵宾卡,钟离雪夕有点无语了,还以为他们两个会去酒吧买醉什么的,没想到晓妍竟然拉她去健身俱乐部。

“这里真的很不错的,听说很多少妇都争相报名挤破脑袋想往里面排课的。所以,不要浪费我好不容易弄来的名额啦,绝对物有所值的。”

这里可是秘书部的姑娘们拼死拼活都想要去的地方,所以一定要去看看,到底有什么好的,让她们那么向往。

中午还是在老地方吃饭,这里一如往昔,不过身边缺少了那个他,以往她跟宋家明总会点上这里的招牌菜,一杯蓝山咖啡,中午的惬意生活,看着窗外穿梭的人群,是那般的幸福安逸。

这地方是他们进公司之后常去的一家饭馆,老板人很不错,环境也是优雅,进门处的流水依旧潺潺,山水人家,也比不过这般吧。

吃完饭后,钟离雪夕就被晓妍拽走了,现在的她们不是上下级的关系,而是纯粹的闺中密友。到了这建设俱乐部,雪夕倒也觉得跟晓妍说的没多差,虽然晓妍描述的有些水分,不过,这也却够得上让人试一下。

换好衣服的二人,来到了专属的瑜伽室,早到的其他VIP会员早已在此等候。这里还真像晓妍说的美女如云啊,环肥燕瘦各类俱全。不过,这瑜伽室却也真是不错,檀香沁人心脾舒人筋骨,不想其他瑜伽室那般单调,更像是一所静雅的道场,仿佛能让人忘掉烦恼的一切。

众人看到新到的两人,竟自动的升起了戒备线和以及眼神上的警告。这让二人很是困惑,好像她们跟这群女人并没有什么交集吧。

“晓妍,这帮女人是怎么回事,咱们好像并没有招惹她们吧?”钟离雪夕带着疑惑问旁边的晓妍。

“可能是觉得,我们美若天人,羡慕嫉妒恨吧,谁知道这帮欧巴桑是怎么搞得。”晓妍也觉得疑惑不解。

就在二人茫然站在门口疑惑的时候,一个身着瑜伽服的男人临近,这时他们才明白了。原来这瑜伽老师是位帅哥啊,并且还是位眼熟的帅哥。

“他不就是昨天的那个陌生好男人吗?不过确实蛮帅的,我现在明白为什么那群大婶会用仇视我们啦,看来年轻就是资本啊!”看到这男子,晓妍算是明白了。

确实,感情是那群大婶以为她跟晓妍跟她们一样,是慕名前来欣赏帅哥的。这时钟离雪夕晓妍顿觉好笑。

这时各位同学都赶忙喊“老师好”不过各位的姿态还真够让人喷血的。这瑜伽老师还真是淡定的没有喷血,真不容易。

就在钟离雪夕注视着男子的时候,他也注意到了她们两个,并且淡定的报以微笑。他一进门就发现了雪夕她们,虽然一阵惊讶,但并未多做表情。

男子的微笑可掬,并且也并未多注视她们两个。正常的开始瑜伽教程,还好上课内容对于钟离雪夕和晓妍这常年锻炼身体的人来说并不是问题,一堂课也很是顺利的结束了。

“这堂课结束,各位学员有什么问题可以留堂,我会为大家解答,没有问题的可以离去,希望大家多多练习,这样才能保持好完美身材。”

老师宣布下课后,走了的同学没有几个,留下来的女子不停的问这样或者那样无关瑜伽课程的话题。但是男子仍然是彬彬有礼尽显绅士风度为她们一一解答。

不用说钟离雪夕她们两个自然也是留下来的,不过他们并未像其他人那样促上前不停询问,而是换好衣服之后,在外面喝着养生茶静坐等候。

“额,我现在要去安排晚上晚宴的事情,我的大小姐,你还要在这里等吗?“晓妍看看时间觉得钟离家的晚宴就要开始准备了,作为总裁助理确实需要到场协助的。

“恩,我再等等,你先过去吧,我稍后就会过去。“上次的事情确实要感谢的,所以还是要等着他出来才行。

晓妍走后很久,瑜伽课的那些女子才陆陆续续离开,雪夕也看到了稍后出来的那个男子,然后赶忙上前。

“额,你好,那天很感谢你帮了我,恩,最后想好好谢你的,结果忙完发现你离开了,你有空吗,我想请你吃个饭,以作答谢。”

这个男子谁知道下次还会在哪遇到,她钟离雪夕可不想欠人情债,所以还是尽快答谢的好。其实,钟离雪夕还是蛮担心会被拒绝的。

“恩,没问题,我什么时候都有空的。”男子倒也没拒绝,爽快的答应了。

“那好,这周末我会在景海饭店订好位置,恩,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的我联系方式,到时候联系可以吗?”

雪夕觉得还是给对方一个联系方式比较方便。说话间,男子接过名片,同时也将自己的名片递给钟离雪夕。

“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恩,对了,我叫司空谨。那稍后联系咯,钟离小姐”司空谨倒是知道现在应该还有事,所以,也没多留。

两人就这样别过,钟离雪夕就驱车赶往钟离家主宅参加晚宴。

<上一章 上拉阅读下一章 下一章>
点击右上角“...”-选择“浮窗”按钮后再退出,轻松找到上次阅读记录。